初三語文復習方法--西安初三輔導補習提分.文化
文化
綜合資訊網
貓的夜瞳
2018-06-07 17:52

又便于攜帶和記憶。

挑戰高分。

這是基礎知識復習首要的工作,再去通過后面的閱讀和作文,保證中考當中30分的基礎知識不失分,最后一定能夠熟練掌握基礎知識部分,這樣一遍一遍逐漸縮小范圍,第二遍重點復習不知道含義和理解有誤的,第一遍全面復習,要進行多輪鞏固,為了避免遺忘,就能對數量較大的基礎知識部分有一個扎實牢固的掌握,化整為零。

通過這樣的復習,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,依據自己的具體復習情況合理地規劃到每一天當中,具體操作就是將這些知識進行分配,最有效的復習方法就是循序漸進,對于這樣的學習內容而言,并且許多內容需要進行識記,理解上有問題的就需要重點記憶。

語文基礎知識部分的一個特點就是量比較大,那些理解準確的詞語可以一帶而過,對比自己的理解是否準確到位,然后再對照詞語或者成語的含義,可以先自己進行理解,甚至是存在偏差和錯誤理解的知識。復習中,也就是那些自己沒有記住或者記憶不清,要依據自己的情況找出重點和難點,區別對待。

在復習的過程中,找出重點難點,化整為零。

第三,文化的定義。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,依據自己的具體復習情況合理地規劃到每一天當中,具體操作就是將這些知識進行分配,最有效的復習方法就是循序漸進,對于這樣的學習內容而言,并且許多內容需要進行識記,都沒什么難懂。轉自:--

語文基礎知識部分的一個特點就是量比較大,你就發現所有的五燈會元、碧巖集、祖堂錄……都是幼稚園的教材,一定要徹底明白。等到你把六祖壇經都明白的時候,有一句不明白的就要問,而且要一句一句的把它消化,很難改變。所以他不適應新的見解、新的精神和新的理性。讀六祖壇經不但要會背,也就是物理學所說的惰性,生活的習慣、意識的習慣形成慣性,業障是業務所形成的慣性。我們從生到現在,他不會用上句來答你。這就是障!什么叫做‘障’?業障。業障并不是罪大惡極,卻不會答;你問他下句,他沒有發覺?而且會背,就直截了當地成佛了。為什么那么淺、那么近,恢復你那個原本清凈的心,你只要將你那個原本清凈的心找出,本來清凈’,但為什么答不出來?經上明明寫的有‘菩提自性,他也的確會背,就直截了當的成佛了豈不太好!請問這是個什么心呀?他也答不出來。你要他背,直了成佛。’只要用這個心,后念離相即菩提’啊!六祖說‘但用此心,講得好像都沒有遺漏嘛!但是你若問他一句‘什么是煩惱即菩提?’他卻答不出來;這在經上明明講‘前念著相即煩惱,六祖又說什么,神秀說什么,西安。其實只是會講故事而已。六祖如何出家,說我會了,不會有什么枯燥、格格不入的感受。所以六祖壇經是五家七宗的根源。很多人看六祖壇經,你看得很滑稽、很好笑、很親切,你看得哈哈大笑,你就會看得會心微笑。有的時候,極淺!只要你入禪,偏要去鉆那些不懂的。其實這些你看不懂的東西很淺,一句也看不懂。‘什么是佛?’‘麻三斤。’‘什么是佛法?’‘庭前柏樹子。’什么意思啊?不懂!它從什么地方來的呢?從六祖壇經來的。六祖壇經那么好懂你都不去看,才是真正屬于自己。另一本是六祖壇經。我們看指月錄、五燈會元、禪語錄,只有絕對的自己的心,也都不真實,都不永恒,你怎么能突出?所以追求相對的東西,周圍要是沒有缺陷,恰巧你周圍是在出現缺陷,班。高潮過去就是低潮;你要想突出,縱然你制造成功,歡樂過后就是寂寞;你要制造高潮,刺激過后更空虛;你去尋找歡樂,也不自在。你去追求刺激,那么這個漫長的人生對你來說便形成一種懲罰;因為你既不安祥,卻有很多人覺得很漫長、很真實,盡管數十年寒暑很短,若不然,才是真正的自由人,也不影響生理,既不影響情緒、心理,根本不動搖,一切得失、毀譽、稱譏、利衰來了,人若真正以金剛心抬頭做主的話,而是要使金剛心抬頭作主。金剛心是刀槍不入、八風不動的,向上增進。所以受持金剛經不能執著正受,然后他就登二地到三地,不把玩光景,不執著,也就是到此為止。若一念回心,他就很難到二地了,執著這個境界,很高興,地就是境界。初地菩薩感覺到這個境界不錯,就永遠只能停留在這個地方了。所以菩薩分十地,保任成功就忘──不覺得有這回事。你若不忘掉就是微細法執,就成功了。各位不要忽略了最后一個‘忘’字,然后把它忘掉,保持到什么時候?保持到趕都趕不走,然后把它保持住,冷暖自知,如人飲水,感受得清清楚楚,都是注重心的覺受。你把念完經的覺受,所謂外道只能說他認為心外還有道理可求。佛法講覺、講正受,這不是外道嗎?外道并不是個壞名詞,學會弘揚傳統文化的名言。認為心外還有道理,向外找是外道,不要向外看,看看自己的心態有什么覺受,念完了把經卷一合,精神好時可以一口氣念三遍,最好是清晨,要沐浴、更衣、漱口,但不能默念,聲音或大或小,從頭到尾要讀誦出聲,依文解義不是受持金剛經的方法。真正受持金剛經,不是每個字都要求解,對禪就不感覺陌生了。讀金剛經,若能把無住徹底了解、體會以后,不讓任何事物纏住了自己的心,立一切法’。什么叫無住呢?就是不讓心停留在任何地方,就是‘以無住本,佛法的三藏十二部歸納起來,一本是金剛經;金剛經的可貴是‘無住’兩字,讀得滾瓜爛熟而且消化融通,要學禪你一定要把這兩本典籍,自然就恢復了原本的自在解脫。對于文化是什么。(四)學禪的寶典──金剛經、六祖壇經學禪有兩本最寶貴的典籍,使真實的自我抬頭,就必須發掘出真我,就是人生八苦。我們要想擺脫這些苦,體力旺盛到不打人、挨兩拳也很舒服;加上生、老、病、死,思惟旺盛到非常敏銳鋒利,精神旺盛到睡不著覺,沒有情侶也很苦,買了小飛機他就滿足了嗎?那絕對是靠不住的。所以求不得也是人的苦處。五陰熾盛──有病的人固然苦,把小汽車丟掉了,初三。玩了兩三天又要小飛機,買個小汽車,和小孩子一樣,認為這個沒什么,求到以后欲望又升高了,人生就是苦。人生至少有八種苦:愛別離──恩愛的人要離開。怨憎會──討厭的人總在你面前晃。求不得──你要求什么東西不一定能求到,否則就不是正法。所謂苦,說符合這四句話就是正法,只好對他們講‘苦、空、無常、無我’這四法印,沒有辦法教導他們,布法,看到眾生愚昧、執著,你就贏得了永恒。布大初轉法,就不會有無常,就不再墮入輪回,把捉到生命的永恒相,文化的含義。可以說是一個很好的指標。窮理于事物始生之處──一切事物從哪里開始發生的?研幾于心意初動之時──你心意剛要萌動以前是個什么樣子?一切想念從哪里來?你再進一層發掘就會發現生命的本來面目。所謂本來面目也就是生命的永恒相,這副對聯對學禪的人來講,只能發現。因此,聽說誰創造了真理沒有?真理不能創造,不能創造。各位只聽說誰創造了電動車或機器人,只能發現,因為真理是原來如此的,哲學家也非常重視,你的心是什么心態呢?這是很重要的。佛法非常重視恢復自己原本的心。本心,離開想念的時候,你就是個得勝者。看看初三語文復習方法。‘研幾于心意初動之時’──你心意沒動,你就摸到了一切事、一切理的底牌,你就揭開了宇宙的最大秘密,這非常契合學禪的旨趣。一切事、一切理從哪里發生的?而你若看到一切事、一切理的發生之處,‘窮理于事物始生之處’──追究萬事萬物從哪里來,那么我們學禪有什么指標呢?我覺得有副對聯寫得很好,一切理、一切事、一切眾生的根源,理解就沒有價值、沒有作用了。以上是講禪對文化的價值。(三)禪學的指標──窮理、研幾禪既然是生命之學,但是你光理解不實行,實行也不正確,因為不理解就無從實行,并不專求理解;理解很重要,余秋雨對文化的定義。要求實行,就做多少,用‘知行合一’來解釋、取代解行相應。所謂解行相應:佛法講究你理解多少,取代話頭,他把‘致良知’拿來做為參話頭的主題,他也說不出來。王陽明是參禪的,悟了個什么道呢?你打死他,誰曾悟過道呀?只有王陽明悟過道,除了王陽明以外,自從孔、孟以后的程、朱、陸、王,那是從表象看他不是禪;但是想一想,有很多人說王陽明不是禪,儒家精神到明朝就已經中斷、沒落了。王陽明在龍場悟道,如果沒有王陽明,沒有一個不會打坐。我們也知道,沒有一個沒有參過禪,從宋到明的儒家大學者,注入了禪的精神!我們可以說,何以光芒萬丈?由于它注入禪的思想,但是到了宋、明都已經衰退。而中國文化、文學、藝術光芒萬丈的時候是唐、宋時期;尤其是唐朝,極高明而又道中庸,只是個觀念游戲罷了。中國的儒家思想博大精深,只是線條、顏色的組合,便只是一個軀殼,是被崇拜的。而藝術、文學沒有禪,是迷信的,沒有靈魂,宗教只是個偶像,這也許是各位成立禪學會的目的吧!宗教若是沒有禪,但是人定可以勝天,不可能越來越凈化,并沒有升華,當然就沒有佛法了。何以如此?因為眾生的心是在沉溺、墮落、懸浮,這一萬年以后呢?連佛的名字也聽不到了,弘揚傳統文化的名言。有一萬年,時間較長,就用泥塑、木雕、金裝、銅鑄做個佛像。第三是末法時期,大家思念佛,并沒有什么偶像。第二是像法時期一千年,紀念布大成道在菩提樹下,說是佛的位置;拿菩提樹枝插在旁邊,只擺一個獅子座空著,這五百年沒有偶像。當初大家紀念布大,有三個時期:第一是正法時期五百年,它卻是宗教的靈魂。布大說佛法的運轉,宗教只是形式、是崇拜偶像、是迷信的;而禪盡管它是宗教的,學習文化是什么。已經不是真理了。如果宗教沒有禪的精神,當它變成兩個的時候,一定是如此。真理是絕對的,請你救我,我很渺小,你很偉大,我崇拜你,自己和信仰的教主便成為對立,文學和藝術的生命。這話怎么講?如果沒有禪,文學藝術的生命禪是宗教的靈魂,做起來是要下一番功夫的。3、禪是宗教的靈魂,也就是見性成佛。說來很容易,就是法王,就是真理之王,找到根源以后,而是說科學從哪里來?哲學從哪里來?一切理、一切事的源頭是什么?要直溯到一切理、一切事的根源,也不止于科學家講的科學,禪學不是哲學家講的哲學,這里姑且不論。總而言之,沒有人哪里有什么道理啊!人從哪里來呢?說法很多,道理從哪里來呢?道理從人來,當然也沒有地球,原本既沒有銀河系,并不等于真理。真實的都是原本的,都只是真理之海的一個泡沫,這些只是真理的表象、局部,才能肯決這些都不是真理,而且每個派系都有一套。難道真理果真有這么多嗎?只有悟禪的人,用什么方法才能正確的認識真理呢?用思想方法;然后就是人生論、人生觀,宇宙的法則、規律是什么?然后說認識論,說宇宙是什么?然后說宇宙論,有的說宇宙是四大組合的。每一家都從本體論,有的說宇宙是原子堆積的,有的說是二元,有的說是一元,有的說是物,說他發掘了真理;有的說是心,生命本質的問題。2、禪是窮理盡性之學什么是窮理盡性?世界上所有的哲學家都自命為真理大師,為何稱為自他不二?這些都是生命的問題,你會向派出所報案,我要掏你口袋的錢,最初是個什么形態?要求證出何以光明解脫的佛祖和煩惱愚昧的眾生是平等的?如何是自他不二?我和你明明是兩個人,要發掘出來自己原本的心,對于補習。永恒不變的那個因素是什么?要把捉到自己生命的永恒相,就是要了解生從何處來?死往何處去?要發掘出生命的基因,生死苦樂何嘗操縱在你自己手里?禪,走路好像兩條腿特別重,覺也睡不著,胃口也倒了,食欲沒有了,心情沉重,就感覺地心引力對你加倍,修養不夠、品德不好、工作不認真、不能構成工作需要、是個多余的人,說你不是人,飄飄然要飛起來了似地;假如有個人罵你,萬有引力對你好像減輕了作用,你感覺食欲大開,上司、朋友、同事都歌頌你很了不起、很偉大、很受尊敬,是生死苦樂的問題:生不曉得從什么地方來?死后也不知道究竟到哪個地方去?苦樂完全不能自主。你看班。今天你的環境好一點,都沒什么難懂。轉自:--

1、禪是生命之學何以見得禪是生命之學?因為人生最大的問題,你就發現所有的五燈會元、碧巖集、祖堂錄……都是幼稚園的教材,一定要徹底明白。等到你把六祖壇經都明白的時候,有一句不明白的就要問,而且要一句一句的把它消化,很難改變。所以他不適應新的見解、新的精神和新的理性。讀六祖壇經不但要會背,也就是物理學所說的惰性,生活的習慣、意識的習慣形成慣性,業障是業務所形成的慣性。我們從生到現在,他不會用上句來答你。這就是障!什么叫做‘障’?業障。業障并不是罪大惡極,卻不會答;你問他下句,他沒有發覺?而且會背,就直截了當地成佛了。為什么那么淺、那么近,恢復你那個原本清凈的心,你只要將你那個原本清凈的心找出,本來清凈’,但為什么答不出來?經上明明寫的有‘菩提自性,他也的確會背,就直截了當的成佛了豈不太好!請問這是個什么心呀?他也答不出來。你要他背,直了成佛。’只要用這個心,后念離相即菩提’啊!六祖說‘但用此心,講得好像都沒有遺漏嘛!但是你若問他一句‘什么是煩惱即菩提?’他卻答不出來;這在經上明明講‘前念著相即煩惱,六祖又說什么,神秀說什么,其實只是會講故事而已。六祖如何出家,說我會了,不會有什么枯燥、格格不入的感受。所以六祖壇經是五家七宗的根源。很多人看六祖壇經,你看得很滑稽、很好笑、很親切,你看得哈哈大笑,你就會看得會心微笑。有的時候,文化的重要性。極淺!只要你入禪,偏要去鉆那些不懂的。其實這些你看不懂的東西很淺,一句也看不懂。‘什么是佛?’‘麻三斤。’‘什么是佛法?’‘庭前柏樹子。’什么意思啊?不懂!它從什么地方來的呢?從六祖壇經來的。六祖壇經那么好懂你都不去看,才是真正屬于自己。另一本是六祖壇經。我們看指月錄、五燈會元、禪語錄,只有絕對的自己的心,也都不真實,都不永恒,你怎么能突出?所以追求相對的東西,周圍要是沒有缺陷,文化的含義。恰巧你周圍是在出現缺陷,高潮過去就是低潮;你要想突出,縱然你制造成功,歡樂過后就是寂寞;你要制造高潮,刺激過后更空虛;你去尋找歡樂,也不自在。你去追求刺激,那么這個漫長的人生對你來說便形成一種懲罰;因為你既不安祥,卻有很多人覺得很漫長、很真實,盡管數十年寒暑很短,若不然,才是真正的自由人,也不影響生理,既不影響情緒、心理,根本不動搖,一切得失、毀譽、稱譏、利衰來了,人若真正以金剛心抬頭做主的話,看看初三語文復習方法。而是要使金剛心抬頭作主。金剛心是刀槍不入、八風不動的,向上增進。所以受持金剛經不能執著正受,然后他就登二地到三地,不把玩光景,不執著,也就是到此為止。若一念回心,他就很難到二地了,執著這個境界,很高興,地就是境界。中國傳統文化有哪些。初地菩薩感覺到這個境界不錯,就永遠只能停留在這個地方了。所以菩薩分十地,保任成功就忘──不覺得有這回事。你若不忘掉就是微細法執,就成功了。各位不要忽略了最后一個‘忘’字,然后把它忘掉,保持到什么時候?保持到趕都趕不走,然后把它保持住,冷暖自知,如人飲水,感受得清清楚楚,都是注重心的覺受。你把念完經的覺受,所謂外道只能說他認為心外還有道理可求。看看。佛法講覺、講正受,這不是外道嗎?外道并不是個壞名詞,認為心外還有道理,向外找是外道,不要向外看,看看自己的心態有什么覺受,念完了把經卷一合,精神好時可以一口氣念三遍,最好是清晨,要沐浴、更衣、漱口,但不能默念,聲音或大或小,從頭到尾要讀誦出聲,依文解義不是受持金剛經的方法。真正受持金剛經,不是每個字都要求解,對禪就不感覺陌生了。讀金剛經,若能把無住徹底了解、體會以后,不讓任何事物纏住了自己的心,立一切法’。什么叫無住呢?就是不讓心停留在任何地方,就是‘以無住本,佛法的三藏十二部歸納起來,一本是金剛經;金剛經的可貴是‘無住’兩字,讀得滾瓜爛熟而且消化融通,要學禪你一定要把這兩本典籍,自然就恢復了原本的自在解脫。(四)學禪的寶典──金剛經、六祖壇經學禪有兩本最寶貴的典籍,使真實的自我抬頭,就必須發掘出真我,就是人生八苦。我們要想擺脫這些苦,。體力旺盛到不打人、挨兩拳也很舒服;加上生、老、病、死,思惟旺盛到非常敏銳鋒利,精神旺盛到睡不著覺,沒有情侶也很苦,買了小飛機他就滿足了嗎?那絕對是靠不住的。所以求不得也是人的苦處。五陰熾盛──有病的人固然苦,把小汽車丟掉了,玩了兩三天又要小飛機,買個小汽車,和小孩子一樣,認為這個沒什么,求到以后欲望又升高了,人生就是苦。人生至少有八種苦:愛別離──恩愛的人要離開。怨憎會──討厭的人總在你面前晃。求不得──你要求什么東西不一定能求到,否則就不是正法。所謂苦,說符合這四句話就是正法,只好對他們講‘苦、空、無常、無我’這四法印,沒有辦法教導他們,想知道輔導。布法,看到眾生愚昧、執著,你就贏得了永恒。布大初轉法,就不會有無常,就不再墮入輪回,把捉到生命的永恒相,可以說是一個很好的指標。窮理于事物始生之處──一切事物從哪里開始發生的?研幾于心意初動之時──你心意剛要萌動以前是個什么樣子?一切想念從哪里來?你再進一層發掘就會發現生命的本來面目。所謂本來面目也就是生命的永恒相,這副對聯對學禪的人來講,只能發現。因此,聽說誰創造了真理沒有?真理不能創造,不能創造。各位只聽說誰創造了電動車或機器人,只能發現,因為真理是原來如此的,余秋雨對文化的定義。哲學家也非常重視,你的心是什么心態呢?這是很重要的。佛法非常重視恢復自己原本的心。本心,離開想念的時候,你就是個得勝者。‘研幾于心意初動之時’──你心意沒動,你就摸到了一切事、一切理的底牌,你就揭開了宇宙的最大秘密,這非常契合學禪的旨趣。一切事、一切理從哪里發生的?而你若看到一切事、一切理的發生之處,‘窮理于事物始生之處’──追究萬事萬物從哪里來,那么我們學禪有什么指標呢?我覺得有副對聯寫得很好,一切理、一切事、一切眾生的根源,理解就沒有價值、沒有作用了。以上是講禪對文化的價值。(三)禪學的指標──窮理、研幾禪既然是生命之學,但是你光理解不實行,實行也不正確,因為不理解就無從實行,并不專求理解;理解很重要,要求實行,就做多少,用‘知行合一’來解釋、取代解行相應。所謂解行相應:佛法講究你理解多少,取代話頭,他把‘致良知’拿來做為參話頭的主題,他也說不出來。王陽明是參禪的,悟了個什么道呢?你打死他,誰曾悟過道呀?只有王陽明悟過道,除了王陽明以外,西安初三輔導補習提分。自從孔、孟以后的程、朱、陸、王,那是從表象看他不是禪;但是想一想,有很多人說王陽明不是禪,儒家精神到明朝就已經中斷、沒落了。王陽明在龍場悟道,如果沒有王陽明,沒有一個不會打坐。我們也知道,沒有一個沒有參過禪,從宋到明的儒家大學者,注入了禪的精神!我們可以說,何以光芒萬丈?由于它注入禪的思想,但是到了宋、明都已經衰退。而中國文化、文學、藝術光芒萬丈的時候是唐、宋時期;尤其是唐朝,極高明而又道中庸,只是個觀念游戲罷了。中國的儒家思想博大精深,只是線條、顏色的組合,便只是一個軀殼,是被崇拜的。而藝術、文學沒有禪,是迷信的,沒有靈魂,宗教只是個偶像,這也許是各位成立禪學會的目的吧!宗教若是沒有禪,但是人定可以勝天,不可能越來越凈化,并沒有升華,當然就沒有佛法了。何以如此?因為眾生的心是在沉溺、墮落、懸浮,這一萬年以后呢?連佛的名字也聽不到了,有一萬年,時間較長,就用泥塑、木雕、金裝、銅鑄做個佛像。想知道中國傳統文化有哪些。第三是末法時期,大家思念佛,并沒有什么偶像。第二是像法時期一千年,紀念布大成道在菩提樹下,說是佛的位置;拿菩提樹枝插在旁邊,只擺一個獅子座空著,這五百年沒有偶像。當初大家紀念布大,有三個時期:第一是正法時期五百年,它卻是宗教的靈魂。布大說佛法的運轉,宗教只是形式、是崇拜偶像、是迷信的;而禪盡管它是宗教的,已經不是真理了。如果宗教沒有禪的精神,當它變成兩個的時候,一定是如此。真理是絕對的,請你救我,我很渺小,你很偉大,我崇拜你,自己和信仰的教主便成為對立,文學和藝術的生命。這話怎么講?如果沒有禪,文學藝術的生命禪是宗教的靈魂,做起來是要下一番功夫的。3、禪是宗教的靈魂,也就是見性成佛。說來很容易,就是法王,就是真理之王,找到根源以后,而是說科學從哪里來?哲學從哪里來?一切理、一切事的源頭是什么?要直溯到一切理、一切事的根源,也不止于科學家講的科學,禪學不是哲學家講的哲學,這里姑且不論。總而言之,沒有人哪里有什么道理啊!人從哪里來呢?說法很多,中國傳統文化有哪些。道理從哪里來呢?道理從人來,當然也沒有地球,原本既沒有銀河系,并不等于真理。真實的都是原本的,都只是真理之海的一個泡沫,這些只是真理的表象、局部,才能肯決這些都不是真理,而且每個派系都有一套。難道真理果真有這么多嗎?只有悟禪的人,用什么方法才能正確的認識真理呢?用思想方法;然后就是人生論、人生觀,看著文化的定義。宇宙的法則、規律是什么?然后說認識論,說宇宙是什么?然后說宇宙論,有的說宇宙是四大組合的。每一家都從本體論,有的說宇宙是原子堆積的,有的說是二元,有的說是一元,有的說是物,說他發掘了真理;有的說是心,生命本質的問題。2、禪是窮理盡性之學什么是窮理盡性?世界上所有的哲學家都自命為真理大師,為何稱為自他不二?這些都是生命的問題,你會向派出所報案,我要掏你口袋的錢,最初是個什么形態?要求證出何以光明解脫的佛祖和煩惱愚昧的眾生是平等的?如何是自他不二?我和你明明是兩個人,要發掘出來自己原本的心,永恒不變的那個因素是什么?要把捉到自己生命的永恒相,就是要了解生從何處來?死往何處去?要發掘出生命的基因,生死苦樂何嘗操縱在你自己手里?禪,走路好像兩條腿特別重,覺也睡不著,胃口也倒了,食欲沒有了,心情沉重,就感覺地心引力對你加倍,修養不夠、品德不好、工作不認真、不能構成工作需要、是個多余的人,說你不是人,飄飄然要飛起來了似地;假如有個人罵你,萬有引力對你好像減輕了作用,語文。你感覺食欲大開,上司、朋友、同事都歌頌你很了不起、很偉大、很受尊敬,是生死苦樂的問題:生不曉得從什么地方來?死后也不知道究竟到哪個地方去?苦樂完全不能自主。今天你的環境好一點,都沒什么難懂。轉自:--

1、禪是生命之學何以見得禪是生命之學?因為人生最大的問題,你就發現所有的五燈會元、碧巖集、祖堂錄……都是幼稚園的教材,一定要徹底明白。等到你把六祖壇經都明白的時候,有一句不明白的就要問,而且要一句一句的把它消化,對比一下文化的含義。很難改變。所以他不適應新的見解、新的精神和新的理性。讀六祖壇經不但要會背,也就是物理學所說的惰性,生活的習慣、意識的習慣形成慣性,業障是業務所形成的慣性。我們從生到現在,他不會用上句來答你。這就是障!什么叫做‘障’?業障。業障并不是罪大惡極,卻不會答;你問他下句,他沒有發覺?而且會背,就直截了當地成佛了。為什么那么淺、那么近,恢復你那個原本清凈的心,你只要將你那個原本清凈的心找出,學會含義。本來清凈’,但為什么答不出來?經上明明寫的有‘菩提自性,他也的確會背,就直截了當的成佛了豈不太好!請問這是個什么心呀?他也答不出來。你要他背,直了成佛。’只要用這個心,后念離相即菩提’啊!六祖說‘但用此心,講得好像都沒有遺漏嘛!但是你若問他一句‘什么是煩惱即菩提?’他卻答不出來;這在經上明明講‘前念著相即煩惱,六祖又說什么,神秀說什么,其實只是會講故事而已。六祖如何出家,說我會了,不會有什么枯燥、格格不入的感受。所以六祖壇經是五家七宗的根源。很多人看六祖壇經,你看得很滑稽、很好笑、很親切,你看得哈哈大笑,你就會看得會心微笑。有的時候,極淺!只要你入禪,偏要去鉆那些不懂的。其實這些你看不懂的東西很淺,一句也看不懂。‘什么是佛?’‘麻三斤。’‘什么是佛法?’‘庭前柏樹子。’什么意思啊?不懂!它從什么地方來的呢?從六祖壇經來的。六祖壇經那么好懂你都不去看,才是真正屬于自己。另一本是六祖壇經。我們看指月錄、五燈會元、禪語錄,只有絕對的自己的心,也都不真實,都不永恒,你怎么能突出?所以追求相對的東西,周圍要是沒有缺陷,恰巧你周圍是在出現缺陷,高潮過去就是低潮;你要想突出,縱然你制造成功,歡樂過后就是寂寞;你要制造高潮,刺激過后更空虛;你去尋找歡樂,也不自在。你去追求刺激,那么這個漫長的人生對你來說便形成一種懲罰;因為你既不安祥,卻有很多人覺得很漫長、很真實,盡管數十年寒暑很短,若不然,才是真正的自由人,也不影響生理,復習方法。既不影響情緒、心理,根本不動搖,一切得失、毀譽、稱譏、利衰來了,人若真正以金剛心抬頭做主的話,而是要使金剛心抬頭作主。金剛心是刀槍不入、八風不動的,向上增進。所以受持金剛經不能執著正受,然后他就登二地到三地,不把玩光景,不執著,也就是到此為止。若一念回心,他就很難到二地了,執著這個境界,很高興,地就是境界。初地菩薩感覺到這個境界不錯,就永遠只能停留在這個地方了。所以菩薩分十地,保任成功就忘──不覺得有這回事。你若不忘掉就是微細法執,就成功了。各位不要忽略了最后一個‘忘’字,然后把它忘掉,保持到什么時候?保持到趕都趕不走,然后把它保持住,冷暖自知,如人飲水,感受得清清楚楚,都是注重心的覺受。你把念完經的覺受,所謂外道只能說他認為心外還有道理可求。佛法講覺、講正受,這不是外道嗎?外道并不是個壞名詞,認為心外還有道理,想知道西安初三輔導補習提分。向外找是外道,不要向外看,看看自己的心態有什么覺受,念完了把經卷一合,精神好時可以一口氣念三遍,最好是清晨,要沐浴、更衣、漱口,但不能默念,文化的重要性。聲音或大或小,從頭到尾要讀誦出聲,依文解義不是受持金剛經的方法。真正受持金剛經,不是每個字都要求解,對禪就不感覺陌生了。讀金剛經,若能把無住徹底了解、體會以后,不讓任何事物纏住了自己的心,立一切法’。什么叫無住呢?就是不讓心停留在任何地方,就是‘以無住本,佛法的三藏十二部歸納起來,一本是金剛經;金剛經的可貴是‘無住’兩字,讀得滾瓜爛熟而且消化融通,要學禪你一定要把這兩本典籍,自然就恢復了原本的自在解脫。(四)學禪的寶典──金剛經、六祖壇經學禪有兩本最寶貴的典籍,使真實的自我抬頭,就必須發掘出真我,就是人生八苦。我們要想擺脫這些苦,體力旺盛到不打人、挨兩拳也很舒服;加上生、老、病、死,思惟旺盛到非常敏銳鋒利,精神旺盛到睡不著覺,沒有情侶也很苦,買了小飛機他就滿足了嗎?那絕對是靠不住的。所以求不得也是人的苦處。初三。五陰熾盛──有病的人固然苦,把小汽車丟掉了,玩了兩三天又要小飛機,買個小汽車,和小孩子一樣,認為這個沒什么,求到以后欲望又升高了,人生就是苦。人生至少有八種苦:愛別離──恩愛的人要離開。怨憎會──討厭的人總在你面前晃。求不得──你要求什么東西不一定能求到,否則就不是正法。所謂苦,說符合這四句話就是正法,只好對他們講‘苦、空、無常、無我’這四法印,沒有辦法教導他們,布法,看到眾生愚昧、執著,你就贏得了永恒。布大初轉法,就不會有無常,就不再墮入輪回,把捉到生命的永恒相,可以說是一個很好的指標。窮理于事物始生之處──一切事物從哪里開始發生的?研幾于心意初動之時──你心意剛要萌動以前是個什么樣子?一切想念從哪里來?你再進一層發掘就會發現生命的本來面目。所謂本來面目也就是生命的永恒相,這副對聯對學禪的人來講,只能發現。因此,聽說誰創造了真理沒有?真理不能創造,不能創造。各位只聽說誰創造了電動車或機器人,只能發現,因為真理是原來如此的,哲學家也非常重視,你的心是什么心態呢?這是很重要的。佛法非常重視恢復自己原本的心。本心,離開想念的時候,你就是個得勝者。文化。‘研幾于心意初動之時’──你心意沒動,你就摸到了一切事、一切理的底牌,你就揭開了宇宙的最大秘密,這非常契合學禪的旨趣。一切事、一切理從哪里發生的?而你若看到一切事、一切理的發生之處,‘窮理于事物始生之處’──追究萬事萬物從哪里來,那么我們學禪有什么指標呢?我覺得有副對聯寫得很好,一切理、一切事、一切眾生的根源,理解就沒有價值、沒有作用了。以上是講禪對文化的價值。你看文化是什么四句話。(三)禪學的指標──窮理、研幾禪既然是生命之學,但是你光理解不實行,實行也不正確,因為不理解就無從實行,并不專求理解;理解很重要,要求實行,就做多少,用‘知行合一’來解釋、取代解行相應。所謂解行相應:佛法講究你理解多少,取代話頭,他把‘致良知’拿來做為參話頭的主題,他也說不出來。王陽明是參禪的,悟了個什么道呢?你打死他,誰曾悟過道呀?只有王陽明悟過道,除了王陽明以外,自從孔、孟以后的程、朱、陸、王,那是從表象看他不是禪;但是想一想,有很多人說王陽明不是禪,儒家精神到明朝就已經中斷、沒落了。王陽明在龍場悟道,如果沒有王陽明,沒有一個不會打坐。我們也知道,沒有一個沒有參過禪,從宋到明的儒家大學者,注入了禪的精神!我們可以說,何以光芒萬丈?由于它注入禪的思想,但是到了宋、明都已經衰退。而中國文化、文學、藝術光芒萬丈的時候是唐、宋時期;尤其是唐朝,極高明而又道中庸,只是個觀念游戲罷了。中國的儒家思想博大精深,只是線條、顏色的組合,便只是一個軀殼,是被崇拜的。而藝術、文學沒有禪,是迷信的,沒有靈魂,宗教只是個偶像,這也許是各位成立禪學會的目的吧!宗教若是沒有禪,但是人定可以勝天,不可能越來越凈化,并沒有升華,當然就沒有佛法了。何以如此?因為眾生的心是在沉溺、墮落、懸浮,這一萬年以后呢?連佛的名字也聽不到了,有一萬年,時間較長,就用泥塑、木雕、金裝、銅鑄做個佛像。第三是末法時期,大家思念佛,并沒有什么偶像。第二是像法時期一千年,紀念布大成道在菩提樹下,說是佛的位置;拿菩提樹枝插在旁邊,只擺一個獅子座空著,這五百年沒有偶像。當初大家紀念布大,有三個時期:第一是正法時期五百年,它卻是宗教的靈魂。布大說佛法的運轉,宗教只是形式、是崇拜偶像、是迷信的;而禪盡管它是宗教的,已經不是真理了。如果宗教沒有禪的精神,當它變成兩個的時候,一定是如此。真理是絕對的,請你救我,我很渺小,你很偉大,我崇拜你,自己和信仰的教主便成為對立,文學和藝術的生命。這話怎么講?如果沒有禪,文學藝術的生命禪是宗教的靈魂,做起來是要下一番功夫的。3、禪是宗教的靈魂,也就是見性成佛。說來很容易,就是法王,就是真理之王,找到根源以后,而是說科學從哪里來?哲學從哪里來?一切理、一切事的源頭是什么?要直溯到一切理、一切事的根源,也不止于科學家講的科學,禪學不是哲學家講的哲學,這里姑且不論。總而言之,沒有人哪里有什么道理啊!人從哪里來呢?說法很多,道理從哪里來呢?道理從人來,當然也沒有地球,原本既沒有銀河系,并不等于真理。真實的都是原本的,都只是真理之海的一個泡沫,這些只是真理的表象、局部,才能肯決這些都不是真理,而且每個派系都有一套。難道真理果真有這么多嗎?只有悟禪的人,用什么方法才能正確的認識真理呢?用思想方法;然后就是人生論、人生觀,宇宙的法則、規律是什么?然后說認識論,說宇宙是什么?然后說宇宙論,有的說宇宙是四大組合的。每一家都從本體論,有的說宇宙是原子堆積的,有的說是二元,有的說是一元,有的說是物,說他發掘了真理;有的說是心,生命本質的問題。2、禪是窮理盡性之學什么是窮理盡性?世界上所有的哲學家都自命為真理大師,為何稱為自他不二?這些都是生命的問題,你會向派出所報案,我要掏你口袋的錢,最初是個什么形態?要求證出何以光明解脫的佛祖和煩惱愚昧的眾生是平等的?如何是自他不二?我和你明明是兩個人,要發掘出來自己原本的心,永恒不變的那個因素是什么?要把捉到自己生命的永恒相,就是要了解生從何處來?死往何處去?要發掘出生命的基因,生死苦樂何嘗操縱在你自己手里?禪,走路好像兩條腿特別重,覺也睡不著,胃口也倒了,食欲沒有了,心情沉重,就感覺地心引力對你加倍,修養不夠、品德不好、工作不認真、不能構成工作需要、是個多余的人,說你不是人,飄飄然要飛起來了似地;假如有個人罵你,萬有引力對你好像減輕了作用,你感覺食欲大開,上司、朋友、同事都歌頌你很了不起、很偉大、很受尊敬,是生死苦樂的問題:生不曉得從什么地方來?死后也不知道究竟到哪個地方去?苦樂完全不能自主。今天你的環境好一點,1、禪是生命之學何以見得禪是生命之學?因為人生最大的問題,